作為支援者

身邊人的支持對性暴力受害人非常重要。

然而,若不明白受害人的感受和需要,而支援過程缺乏適當的技巧,

便有可能適得其反,阻礙受害人復原。以下的資料有助你提供支援。

風雨蘭性暴力求助熱線:2375 5322


幸存者的掙扎和困擾

若你能明白性暴力幸存者的感受,了解他的需要,對於他來說是邁向康復的第一步。

在遭受侵犯事件後,幸存者可能正經歷:

 

情緒方面

  • 情緒起伏(可能情緒激動,亦可能極度平靜)

  • 經常想起事件的細節,以致難以集中精神

  • 容易受驚、顯得焦慮、發惡夢

  • 易怒或容易發脾氣

  • 情緒低落或常哭泣

  • 感到無助、迷茫、混亂

 

心理方面

  • 感到羞恥、受辱

  • 自我價值感低

  • 感到內疚、自責

  • 失去安全感

  • 令到自己很忙以逃避想起事件

 

思想方面

  • 不願肯定事件曾經發生

  • 追溯造成事件的原因

  • 認為事件帶來的影響是無法彌補

 

社交方面

  • 對於面對其他人存有很多憂慮

  • 害怕再受到傷害,以致難以信任人

  • 逃避群體的生活

明白了他正在經歴的感受,下一步你需要做的是了解他的需要


幸存者的感受和需要

他有什麼感受和需要?

  • 安全感

  • 被肯定

  • 被接納

  • 被支持

  • 被信任


你能怎樣回應他的需要?

讓他感到安全

  • 注意他可能遇到的危險及憂慮,給予保護自己的建議

讓他感到被肯定

  • 不論是什麼原因引致性暴力事件,都需肯定他認為性暴力事件對他所造成的身心傷害

讓他感到被信任

  • 避免判斷他的感受

  • 避免以「查案」的態度去質疑他對事件的描述和記憶

讓他感到被支持

  • 關心他的身體狀況,可以的話陪伴他尋求醫療跟進

  • 了解他的擔心,在他同意下尋求其他人的協助

讓他感到被接納

  • 避免對他的事件及個人背景作出評價

  • 明白他的心理需要

  • 給予他鼓勵 

“最重要的一點是:令他明白遇到這件事,錯不在他! ”


為幸存者提供有力的支援

性暴力最大的殺傷力在於它帶來的公審及對受害者的自我價值的否定。受害者就像陷入浮沙中,被那些謬誤觀念及歧視對待不斷侵蝕。因此,作為他身邊的支援者,你需要發揮你的正面支持力量。

我們明白你在得悉他遭受侵犯時同樣會感到徬徨無助,支援的過程中亦有自己的情緒及感受,若你遇到這個情況,你亦可致電給我們(2375-5322),讓我們與你一起為支持受害人。

請相信:你的支持是他的「強心針」!

 

請緊記以下的支援原則

1. 相信他

基於對性暴力受害人種種的謬誤觀念,特別當侵犯者是你和他相熟的人時,你或會感到一時間很難接受這個消息。 性暴力多在單獨情況下發生,受害人很難找到旁證證明自己的處境。這種情況或會使你感到矛盾,不知應否相信他講的說話;而以下的想法也可能影響你對他的信任:

 

性暴力是很嚴重的罪行,一定要有確切的證據才可投訴,因為無辜者最後未必入罪,但對被投訴者將造成莫大的聲譽損害。

解讀

受害人此時此刻的身心需要和安全才是你最需要關顧的重點,而確保事件要有足夠證據、保持侵犯者的聲譽等等,並非在你可掌握的範圍之內,也不是你的責任。

 

怎麼他講述的內容那麼混亂、細節不清,就連他自己都不肯定發生過甚麼事,這可能只是他的誤會。

解讀

當他面對性暴力時,第一時間可能感到震驚、痛苦、混亂、腦內一片空白,不懂得反應。在事發過程中,他有可能在不清醒的情況下被侵犯,因此事後有可能對事件細節描述不夠清楚,或將事件次序調轉。事實上,要承認或面對性暴力曾在自己身上發生,並非一件輕而易舉的事,你對他的接納將有助他去面對事件帶來的困擾。

 

他與那侵犯者是相熟的,那人又怎會侵犯他?

解讀

大部份性暴力事件,特別「相識性暴力」都屬於預謀。開始時可能只是一些不恰當的碰撞,如觸碰受害人的敏感部位,但這些接觸可能會變本加厲。所以受害人不舒服的感覺及投訴就是最好的求救警號,你要有所行動,或者尋求風雨蘭的協助。

2. 鼓勵他說出來

我們都期望盡快「忘記」苦痛的經歷:「讓這件事成為過去」,然後「繼續過原來的生活」。受害人很多選擇事後絕口不提;有些則寄望忘記事件,重新生活。「忘記」往往是受害人的應對方式,但逃避、壓抑並不能治療內心的創傷。他越強迫自己去忘記,越是被事件困擾,當他發覺自己無法忘記時,便感到絕望無助!

生活經歷無論是好是壞都會成為我們生命歷史的一部份,否定自己的歷史等同否定自我,我們又怎可以好好的生活?「忘記」不能醫治創傷,反之我們要鼓勵他說出來,在回憶過程中他可重新整理混亂的情緒,逐漸克服當中的恐懼,將困惑的想法慢慢找出道理來;他可學習與這段經歷生活,承認已發生的現實,明白錯的不是自己肯定自己的價值,在接納中重整自己的生活。

 

3. 尊重他的選擇和決定

他在面對創傷的過程中或需做一些選擇和決定。面對抉擇時請你與他好好傾談,放下自己的既定假設和想法,聽聽他的需要。若你心裡有憂慮的地方,嘗試坦誠說出,與他商討,但最後都要尊重他的決定,讓他感到受尊重及重新建立自我控制的感覺。
 

4. 體諒關懷,不離不棄

他在被侵犯後可能陷入「受害人」的心態不能自拔: 「所有人都是壞人,不要接近我,我不會再相信任何人!」 「我已經沒有任何價值,根本不會有人會關心我!」 「我受傷害因為沒有人保護我,唯一使別人繼續保護我的方法,便是使自己不斷處於受傷害的處境!」

性暴力損害他對人、對環境,甚至對自己的信任。他或會滿腹怨憤,抗拒任何人的接近,更難相信任何人會真心相對,甚至以自毀行為爭取別人的呵護。 作為支援者,你可能要一次又一次受到受害人的拒絕與質疑,一再面對受害人反覆的情緒打擊,甚至疲於奔命面對受害者不斷「製造」的危機。在這時候你或會感到沮喪及無助。

  

我們希望與你分享一個信念: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有求生的意志,他必定找到對自己有效的方法去過渡困境。

你應明白他正在選擇一個可以處理的方法,去面對被侵犯後的混亂。我們無需假裝有必然的解決方法,我們要容讓他提出希望得到的支援及幫助,以堅定的體諒與關懷去接納他;讓他明白性暴力令他失去的,只是他對生活的安全感及自我控制的信心,但他自己及其人格是沒有改變,他依然是值得被關懷及信任! 不離不棄的支持他,讓他重獲在性暴力侵犯中失去對生命的自我控制感與信任。


給支援者的話

我們要承認自己是不可能對事情絕對「中立」的,實際上我們對性暴力受害人都已有一定的價值評斷,這些價值觀念正影響我們怎樣對性暴力事件及受害人作出反應。

當然,我們無須完全將自己已有的價值觀念改變,事實上亦沒有可能!可是我們要老實面對自己的觀念,更要警覺自己的價值觀念是怎樣影響我們的行為反應,怎樣影響我們的情緒反應。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感覺,同時間要不斷平衡當中的矛盾,以最健康的狀況陪同受害人渡過難關。

我們面對性暴力時都有自己的限制,所以在協助受害人處理被侵犯的遭遇時,我們可能對性暴力亦感到難於接受、恐懼、不知所措等。作為一個有效的支援者,我們首要老實面對自己的限制,以開放的態度去面對性暴力,學習更多有關「性」、「性暴力」的知識,然後用心與性暴力受害人舉步踏前。 我們要明白週遭的反應會影響受害人如何理解自己的處境。因為性暴力侵犯可能只是侵犯的開始,然後受害人面對不同人、不同程序、不同的眼光時,這些反應可以是支持復元的原素,同樣可能是造成二度創傷的來源。

性暴力對受害人絕對是一種暴力行為,但這種暴力不只是生理的,而是包括心理及精神上,以「性」作為武器侵略受害人的私人領域,踐踏他的尊嚴,打擊他對自己及對生活的信任。所以在支持他時,不可以忽略「性」的禁忌、歧視、恐懼、謬誤等觀念及反應對他所產生的影響。當我們明白性暴力怎樣無形中侵蝕受害人,我們才能了解怎麼他會纏擾於侵犯的經歷,然後給予適當的接納及關懷,協助他從衝擊中重建生活。 雖然性暴力永遠不會受到歡迎的對待,但性暴力受害人不是處於絕境。從我們與受害人接觸的經驗中,我們對於他們的生命力、勇氣,以及在苦難中持守盼望,感到欣賞和佩服。他們的生命依然能像雨後開花的風雨蘭般綻放。

我們明白你在得悉他遭受侵犯時同樣會感到徬徨無助,支援的過程中亦有自己的情緒及感受,若你遇到這個情況,你亦可致電給我們(2375-5322),讓我們與你一起為支持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