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蘭研究:16歲以下性暴力受害人 平均延遲13.2年求助

明報

標題:風雨蘭研究:僅半願報警 大狀指愈遲報案愈多疑點 3600性暴力求助個案 首判定罪6%

反性侵運動「#MeToo」過去兩年席捲全球,支援性暴力受害人的非政府組織風雨蘭昨發布研究報告,分析過往深入跟進的3611宗性暴力個案,當中只有一半人報案,案件首次判決後僅221宗有定罪,佔整體6%,延遲求助亦普遍,最嚴重有受害人啞忍58年後始向風雨蘭求助。有大律師分析,刑事個案須在毫無合理疑點下才能入罪,受害人愈遲報案,愈容易出現合理疑點。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標題:未滿16歲遭強姦 事隔58年方求助

報告顯示,從受害至風雨蘭收到求助個案之間相差的時日計算,受害人平均延遲約3.8年求助,超過一成延遲10年或以上,最嚴重是有受害人未滿16歲時被強姦,事隔58年後才求助。未滿16歲的受害人有777宗,平均延遲約13.2年求助,16歲或以上受害人則平均延遲約1.2年求助。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認為,受害人延遲求助的情况嚴重,相信是因受害人有口難言、未必獲家人支持所致。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標題:風雨蘭:16歲以下性暴力受害人 平均延遲13.2年求助

支援性暴力受害人的非政府組織風雨蘭過去18年處理逾1.4萬宗求助個案,今早發表的研究報告分析其中3611宗曾深入跟進的個案,當中64%涉強姦、30%涉非禮,其餘涉性騷擾。分析發現,受害人平均延遲約3.8年才向風雨蘭求助,最嚴重個案在未滿16歲時涉被強姦,在事發後58年才求助。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蘋果日報

標題:最年幼1歲開始被非禮 逾80%性侵苦主認識施暴者

「只要有一個會理疑點,(被告)就可以無罪釋放。」有份出席性暴力個案研討會的大律師黃瑞紅指出,性暴力案件如強姦等屬刑事罪行,惟定罪率低,與本港法律程序中舉證要求有關。她指出,民事訴訟講求相對可能性,法官傾向相信案情便可勝訴,刑事則要毫無合理疑點。她舉例指,若性侵發生於30年前,沒獨立證人、證供,加上受害人當時未成年,「可以想像要搵10個合理疑點好容易,反映刑事定罪係好困難。」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標題:家人不信任 變二次傷害

每次聽見受害人的遭遇,洪雪蓮都感覺很沉重。她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系副教授,也是「壓傷的蘆葦」教內性侵受害人敍事治療小組成員。她說不少受害人兒時被性侵,但一直埋藏心底,「好多時發生後有同家人講,但屋企人唔信佢、鬧佢,就會將件事收埋」;也有受害人選擇瞞騙自己,「話畀自己聽冇發生,我發夢啫,嗰樣嘢(性侵)唔係有」。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標題:年幼遭親朋性侵求助無門觀念被扭曲 反自責「自己着裙 唔識拒絕」

「越遲透露,越易被人質疑係咪記錯、搞錯。」洪雪蓮坦言,受害人除遭受性暴力對待,不被信任更是二度傷害,無論4歲時被性侵即時發聲,抑或40歲始敢披露,「其實都係一樣,冇人信你」。曾有受害人向醫生求診時講述經歷,也被質疑,「你係咪幻想出嚟?」

她指,家長或成年人不懂處理兒童被性侵犯,或是社會對性暴力的錯誤迷思,如淡化非禮的嚴重性,反斥受害人小提大做等,都是合理化侵犯者的行為。她強調,性暴力對受害人可能造成持續傷害,長遠的服務支援尤為重要。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香港01

標題:風雨蘭18年收1.4萬宗性暴力求助 兩成跟進個案受害人不足16歲

風雨蘭於今日(9日)發表《風雨蘭個案回溯研究報告2000-2018》,當中就過去18年的求助個案進行分析。報告顯示,18年間共接獲1.4萬中性暴力求助個案,於逾 3,000宗獲輔導員作深入跟進的個案中,逾兩成受害人案發時年齡為16歲以下。而受害人平均延遲約3.8年求助,當中逾一成人更延遲達10年以上。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SCMP

標題:Young victims of sex crimes slow to report them

Underage victims of sex crimes take 10 times longer on average than adults to seek help, with one case involving 58 years before the offence was reported, according to a study by a Hong Kong advocacy and support group.

Researchers attributed the “common and very worrying” trend to sexual violence within families and a conservative culture where victims feel too ashamed to speak out.

RainLily, a rape crisis centre for female victims of sexual violence, released the results on Saturday, and among the grim statistics was a case involving a one-year-old girl, the youngest recorded by the group.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成報

標題:風雨蘭19年間接逾1.4萬宗求助個案 遭強姦受害人忍辱58年始出聲

支援性暴力受害人的風雨蘭昨日發表報告,組織於過去19年處理超過1.4萬宗求助個案。研究結果更打破過往人們以為侵犯者多屬陌生人的想法,有超過80%的侵犯者與受害人相識,而且約有半數的性暴力事件發生於私人居所內。研究亦發現,受害人平均延遲了約3.8年才求助,最嚴重的個案是女事主在未滿16歲時涉被人強姦,更延遲了58年才作出求助。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促請政府加強改革和優化現行的防暴政策和受害人的支援配套服務。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東方日報

標題:團體示警性暴力受害人對司法失信心

向性侵說不的最有力行動是及早求助、及時揭發。性暴力受害人支援團體「風雨蘭」昨日發表研究報告,經檢視機構二○○○年成立以來深入跟進的三千六百一十一宗性暴力求助個案,發現六成四個案涉及強姦,三成涉及非禮,因性暴力而求助的個案雖持續上升,但受害人延遲求助卻極普遍,十六歲以下受害人平均延遲十三點二年才求助,而超過八成個案的侵犯者均與受害人相識。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獨立媒體

標題:風雨蘭:性暴力受害人平均延遲3.8年求助 最長達58年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系副系主任洪雪蓮指出,有受害人至60歲始有勇氣透露6歲被父親性侵犯一事,其後經教會傳道人幫忙下轉介到風雨蘭求助。她解釋,不少性暴力加害人為受害者親屬,因此當受害人向其他親友求助時更易被否定、責罵和忽略,「兒童更加容易被認為係講大話,當到佢哋長大後講返件事又會被質疑係記錯咗」,更可能引致受害人焦慮、抑鬱、甚至自殺。她指出,當受害人認知該性暴力行為時往往已經是成年人,「大個透過睇書先知個行為係性侵犯,又或者遇返個加害者先肯講出嚟」。

王秀容指出,受害人經常因為種種顧忌而難以打破沉默向外求助,建議旁觀者一旦發現事件,應主動幫助受害人揭發案件。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文匯報

標題:遭性侵難啟齒 最長啞忍58年

大律師黃瑞紅在過往的審訊案例中,留意到部分法官及律師均對受害人的處境不理解,大都期望受害人會有「一般人的反應」或「合理的反應」而作出反抗,但現實中受害人大部分都處於弱勢,亦會因權力的不平等而不懂反應,更會因此而延遲求助。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星島日報

標題:性暴力受害者 平均3.8年始求助

早前多位運動員公開自己曾被性侵經歷,引起社會關注婦女性暴力問題。「風雨蘭」昨發表研究報告指,過去十八年處理逾一萬四千宗求助個案,其中三千六百一十一宗曾深入跟進的個案,高達六成四涉強姦、三成涉非禮,其餘涉性騷擾。風雨蘭又指,受害人平均延遲約三點八年才向風雨蘭求助,最嚴重個案在未滿十六歲時被強姦,更有個案在五十八年後才求助。風雨蘭建議政府於全港的公營醫院各設危機支援中心,向受害人提供二十四小時協助服務。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標題: UNDERAGE VICTIMS OF SEX CRIMES WAIT 10 TIMES LONGER THAN ADULTS TO SEEK HELP, WITH ONE CASE TAKING 58 YEARS, HONG KONG STUDY FINDS

Researchers attribute worrying trend to a conservative culture where victims feel too ashamed to speak out or fear they will be blamed

Some cases were never brought to court because of a lack of evidence or a withdrawal of complaint

報導原文可點擊這裡參閱

傳媒報道ACSVAW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