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01:八成半受訪少數族裔少女遭性別暴力 礙於家庭聲譽拒求助

港隊「欄后」呂麗瑤剖白曾遭性侵事件,再度引起社會對此的關注。有調查發現有85%受訪少數族裔少女曾受不同程度的性別暴力,而逾4成人並未求助,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表示,因為少數族裔群體小,擔心公開事件後會被怪責破壞家庭聲譽,甚至可遭受人身傷害,因此受害人寧願啞忍。

在港的少數種裔少女同樣面對性別暴力。風雨蘭與香港理工大學退休教授陳錦華,發表有關本港少數族裔少女對性別暴力觀念、經驗及求助模式的研究報告。研究於2016/17學期進行,於校內以問卷調查訪問近140名、14至18歲少女,發現有八成半受訪者曾遭受不同程度的性別暴力,包括用猥瑣眼光全身打量、談論性議題而引起不安、家人為其選定結婚對象等;而逾6成施暴者為陌生人、其次有4成是朋友及近3成為同學。

面對性暴力,調查發現有逾四成並沒有向任何人求助,而求助障礙有一半是害怕對受害人的負面形象、近4成要保持家庭聲譽及害怕破壞與施暴者關係等。

印度女遭逼拍艷照 不敢回鄉

呂麗瑤公開曾受前教練性侵事件,冀鼓勵更多飽受性暴力的女性走出來,事後不少網民苛責她警覺不足、過度啞忍。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梁麗清表示,曾接觸一名30歲印度女士,曾遭受兩名朋友強迫拍攝艷照,事後更將照片發回其家鄉,又散播謠言指她開放等。梁麗清表示,由於少數族裔圈子細,該名女士回鄉後受家族、鄰舍排斥,甚至用車撞她令腳部受傷,回港後亦只能搬屋離開原有圈子,而她至今仍未走出陰霾,即使連家人亦未曾告知。

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表示,性侵受害者要站出來表達已不容易,因或會遭受言語上的攻擊,少數種裔女性受害者的顧慮更多,她們求助個案更低。根據風雨蘭2016/17年度少數種裔的求助佔新個案僅一成,估計有更多相關個案隱藏於社區內,因為其族群群體小,擔心公開事件後會引起家庭聲譽,甚至可遭受人身傷害,因此寧願啞忍。

王秀容要求政府成立跨部門處理少數族裔事宜;向警方及服務提供者提供文化及性別敏感訓練,令支援服務更為有效等措施。

傳媒報道ACSVAW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