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就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委員會《性別承認諮詢文件》諮詢文件之意見書

關注婦⼥性暴⼒協會

就性別承認跨部⾨⼯作⼩組委員會

《性別承認諮詢⽂件》諮詢⽂件之意⾒書

關注婦⼥性暴⼒協會(下稱「本會」)於 1997 年 3 ⽉成⽴,是⼀所⾮牟利志願機構, ⼀直⽀持性別平等,並關注⼥性受到性暴⼒的威脅及傷害,通過服務、教育及倡議⼯ 作,致⼒引起社會關注及正視性暴⼒問題,以減低性別暴⼒的出現,加強對性暴⼒受 害⼈權益的保障。我們深信,性別平等及反性暴⼒教育是打擊性暴⼒的重要鑰匙。⾃ 2005 成⽴以來,Anti-480 反性暴⼒資源中⼼在⾹港公益⾦的資助下,透過進⾏各類反 性暴⼒和提倡性別平等教育的校園及社區項⽬,並出版研究報告和刊物,以喚醒社會,尤其⻘少年對性暴⼒的關注,與公眾合⼒抵抗性暴⼒及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性別 承認是⼀種⼈權, 我們認為誇性別⼈仕的選擇權應該被尊重, 本會就性別承認諮詢⽂件 之 16 條諮詢問題提出以下意⾒及建議:

  1. 應否為⾹港設⽴性別承認制度:應該
    ⼈類社會⻑久以來以⼆元⽅式處理性別,其絕對性並⾮不證⾃明的。性 別不僅關係到染⾊體,亦與社會⽂化以及個⼈⼼理相關,恰恰因為嚴格 以⼆元⽅式界定性別,導致雙性⼈、性別不安以⾄跨性別⼈⼠的個⼈權 利被剝奪。縱使這些⼈在社會上不佔多數,然⽽我們卻不能無視⼀些⼈ 的權利受到壓制,無論這些壓制是出於誤解還是因為制度。 若果⾹港容許性別重置⼿術及∕或賀爾蒙治療等醫學介⼊在⾹港公⽴醫 院進⾏,那末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在法律上否定有關⼈⼠的權利。現時跨 性別⼈⼠⾯對⽣活上的困難⽐我們所認知的嚴重,原因是他∕她們的數量不多,且因為其性別認同與外表不符⽽不願被他⼈知悉,因此⼀般公眾很難對他∕她的處境有所了解。正因為「與他⼈不⼀樣」⽽導致「異樣⽬光」,為了躲避「異樣⽬光」⽽「保持表⾯的『正常』」,故此這群 性別少數就完全隱沒於社會中。只有設⽴性別承認制度,使他∕她們得 以實現其個⼈權利,才有可能逐步令社會⼤眾了解以⾄接納超越性別⼆ 元的其他類型的性別認同。營造多元性別友善環境與訂⽴性別承認制度 ⼆者並⾮相悖,⽽是相輔相承。

  2. 就性別承認訂⽴醫學診斷的規定:可以接受
    國際社會越來越傾向,性別不安並⾮⼀種疾病。我們在過去是基於當時 科學範圍⽽理解⽣物學上的性別,⽽當少數⼈不符合⽣物學上的性別⼆ 元定義,我們便只能指稱其為⼀種疾病來處理其「異常」的狀況。 但由於本諮詢⽂件在處理「⽴法」及「制度」,因此「準則」可能是不 可避免的,有鑑於此,我們認為申請⼈只需要出具註冊精神科醫⽣或臨 床⼼理學家對性別不安確診的證明,即可申請更改性別⾝份。 即便如此,我們仍希望強調,越是以疾病⽅式去理解⼈與⼈之間的差 異,定義「正常」與「不正常」,或勉強把「不正常」的⼈導回「正 軌」:只限於男性⾝體或⼥性⾝體,都會使不符合這些標準的⼈變成異 類,反過來污名化這些跨性別⼈⼠。跨性別⼈⼠最期望以⾃⼰屬意的性 別(性別不⽌於男和⼥)⽣活⽽不受歧視,污名與不理解恰恰卻造成他 ∕她的壓⼒與困擾,性別承認是為了在制度上、法律上、公權⼒⾓度上 承認這些不同性別的⼈的公⺠權利,以及減少社會⼤眾的誤解,若我們 反⽽以科學之名強加標籤在這些⼈⾝上,那不是本末倒置嗎?

  3. 就性別承認訂⽴“實際⽣活體驗"的規定:不完全同意
    “實際⽣活體驗"可以改為「冷靜期」,申請⼈在遞交申請後,經過半年 ⾄⼀年的時間後,再向當局確認⾃⼰有意繼續進⾏申請。⽽在這段期 3 間,申請⼈應被⿎勵以所屬意性別⽣活,但並不構成繼續進⾏申請的必 要條件。 可是,正因為申請⼈並未獲得法律確認性別轉變,⽽未能在⽣活上⽴即 以另⼀性別⾝份⽣活,例如因⼯作原因⽽無法即時開始"實際⽣活體驗 "。若因無法進⾏"實際⽣活體驗"⽽不能進⾏申請,無疑是整個性別 承認的悖論。 再者,任何"實際⽣活體驗"規定都是將⼈的⾏為指定在「男性該做的 事」和「⼥性該做的事」的框框之中,⽽這些「標準」往往都是性別定 型下的產物,要求某⼈做了某些事才算是「男⼈」或「⼥⼈」,實際是 把⼈粗暴地分隔,卻無法證明該⼈是「男⼈」或「⼥⼈」。

  4. 就性別承認訂⽴賀爾蒙治療和∕或⼼理治療的規定:否
    申請⼈的醫療選擇權應該被尊重,性別認同本⾝是⼀個複雜的課題,每 個⼈的差異及需求都不⼀樣,規定申請⼈必需接受醫療⼲預是完全不合 理的。 無論是因為⼊侵性治療如賀爾蒙治療可能出現副作⽤,或申請⼈因⾝體 狀況⽽不能接受某些賀爾蒙治療,甚或申請⼈根本不認為有需接受賀爾 蒙治療,賀爾蒙治療不應成為申請性別承認的必要條件。 ⾄於⼼理治療,或許現很多性別不安⼈⼠都⾯對很⼤的⼼理困擾,這些 困擾也許來其⼼理上的疑惑,亦可能是由於不被認同與接納,甚⾄遭受 指責與歧視⽽出現的。然⽽⼀個⼈的性別認同本質上不會對他⼈構成傷 害,我們認為不應規定申請性別承認⼈⼠必需要接受任何治療,除⾮其 本⼈認為有此需要。

  5. 就性別承認訂⽴性別重置⼿術及其他外科治療的規定:否
    如前所述,性別認同本⾝是⼀個複雜的議題,超越我們過去理解只有⼆元性別的情況。故此我們需要有所區分,⽽不是以⼀種⽅式處理不同⼈ 的差異:有些希望以異性⾝份⽣活的⼈,被⾝邊的家⼈朋友同事接納, 他或她根本無需以醫療⽅式處理這種渴望;然⽽有些⼈可能急切需要進 ⾏性別重置⼿術,或希望以賀爾蒙治療來改變⾝體某些性徵。這些因⼼理引起對⾝體狀態的要求,是因⼈⽽異的,求診絕對應該是選項,⽽不是必需,強迫任何⼈為了獲得法律確認⽽進⾏任何醫療程序,變相是強 迫治療,不是妥當及尊重個⼈選擇的做法。 無論持任何⽴場的⼈,基本上都不會完全否定,性別⾓⾊本⾝是社會化 的結果,現代社會裡我們應該尊重每個個體的選擇權。對於認同性別重 置⼿術是申請性別承認的必要條件,我們認為,雖然有(很多)性別不安 ⼈⼠渴望做⼿術以在⾝體特徵上更接近其屬意的性別,然⽽這肯定不是 所有性別不安⼈⼠的願望,何況有些⼈因⾝體狀況⽽未能做⼿術,這個 要求無疑是對跨性別⼈⼠平權的不要必的阻礙。 此外,有論者謂若不設⽴不可逆轉的重置⼿術作為關卡,就會有⼈不斷 轉換性別,或者會增加使⽤公共設施的⾵險。就前者⽽⾔,現時並無數 據或研究證明,在⼀些沒有規定以性別重置⼿術為條件的有性別承認制 度的地區或國家,出現很⼤⽐例上的頻繁或濫⽤轉換性別。再者,若本 ⾝轉換性別需要經過醫⽣確診患有性別不安症,以及需要「冷靜期」作 為條件,已經⼤幅降低有⼈無緣故地不斷轉換性別的可能性。⽽在後者 的問題上,現時使⽤男⼥區隔的公共設施資格,本⾝並不是以⾝份證上 的性別標識來作為⾨檻,⽽是單憑⾐著和外表⽽判斷的,任何時候均可 以有⽴意不良的⼈作異性打扮以進⼊只限異性使⽤的公共設施,強制性 別承認申請⼈接受性別重置⼿術,並不會減低這些欺詐或安全⾵險。

  6. 就性別承認訂⽴其他的醫療規定:沒有需要。
    如前所述,醫療程序是個⼈選擇,⽽不應是硬性規定或作為性別承認的條件。

  7. 就性別承認訂⽴居籍要求的規定:應該要是⾹港居⺠

  8. 就性別承認訂⽴年齡下限的規定:應該
    性別承認有可能涉及外科⼿術或其他⼊侵性治療,故在⾹港設⽴性別承 認制度的年齡下限應與成年⼈界線相同,即 18 歲。然⽽對⾃⼰性別認 同感到困擾及不知所措,以及朋輩間性欺凌⾼危階段也是在⻘少年時 期,因此我們認為即使未成年⼈⼠不能申請性別承認,但仍需要社會的 ⽀援與協助。

  9. 就性別承認訂⽴婚姻狀況的規定:否
    ⾸先,性傾向與性別認同完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般⽽⾔,已婚 的性別不安⼈⼠肯定均為異性戀者,即使他∕她更改性別也不會變成同 性戀者,因此已婚⼈⼠轉換性別,並不會構成事實同性婚姻。 然⽽,隨著婚姻⽽來的權利,包括對孩⼦的撫養、財產繼承、代為醫療 程序等均會因為離婚⽽有所影響。如果已婚伴侶的其中⼀⼈要轉換性 別,⽽另⼀⼈接納繼續與其維持婚姻關係,社會是沒有必要⼲預的。換 ⾔之,選擇轉換性別的⼈,其婚姻權利不應被剝奪。

  10. 就性別承認訂⽴⽗⺟⾝分的規定:否
    每個⼈⽣命中都有不同的⾓⾊,我們都會是某⼈的孩⼦、是學⽣、是朋 友、是情⼈、是⼯作伙伴、是伴侶,不同⾓⾊之間均可能會出現衝突, 但這並不限於家庭關係,關鍵是該⼈是否⾜夠成熟處理這些衝突,⽽不 是基於他∕她的性別。任何不負責任的家⻑都會對⼦⼥造成負⾯影響, 所謂對孩⼦最好的安排,是基於該⼈對⾝為家⻑的責任感及成熟度,⽽ 不是基於他∕她是否跨性別⼈⼠。 孩⼦的性∕別教育更應該由家庭開始:學習尊重與⾃⼰不同的⼈,接納 ⼈與⼈之間存在差異,不⽤擔⼼及害怕與⾃⼰不⼀樣的⼈。最佳的家庭 關係是建基於愛,⽽不是性別。

  11. 承認外地的性別改變:應承認外地的性別承認制度

  12. 就性別承認訂⽴其他可能的⾮醫療規定:否

  13. 關於性別承認制度(如設⽴)的機制 1. 我們認為⾹港設⽴性別承認制度應該由訂⽴新法例處理,由訂⽴新法例 開始同步修改相對應的舊法例,以及法例通過後,不同的⾏政機關及公 營機構訂⽴⾏政守則∕指引,以⾄專業團體同私營機構按需要⾃⾏製訂 內部守則∕指引作為性別承認制度的配套措施。 訂⽴新法律雖然漫⻑⽽複雜,但應對此複雜的議題,⽴法似乎才是唯⼀ 徹底保障性別不安⼈⼠的權利,以及向社會帶出平權訊息,並為處理該 等爭議訂⽴準則。

  14. 關於採⽤類似英國或其他司法管轄區性別承認機制的制度 我們認為英國的性別承認機制對⾹港⽽⾔⼤致上是合適的。 但當中"實際⽣活體驗"規定應當刪除。可以改為「冷靜期」,申請⼈ 在遞交申請後,經過半年⾄⼀年的時間後,再向當局確認⾃⼰有意繼續 進⾏申請。⽽在這段期間,申請⼈應被⿎勵以所屬意性別⽣活,但並不 構成繼續進⾏申請的必要條件。 1. 任何司法管轄區的性別承認制度中,任何⼊侵性醫療為申請性別承認的 條件之⼀,均不應採納。申請⼈的醫療選擇權應該被尊重,規定申請⼈ 必需接受醫療⼲預是完全不合理的。

  15. 關於就性別承認申請作出裁定的機構 我們認為可參考英國的性別承認審裁⼩組,成⽴有司法職能的法定機 構。⼩組成員應包括精神科醫⽣∕臨床⼼理學家及律師。

  16. 關於雙軌制性別承認制度:模式 B